Onzeo

大概是个鱼受爱好者
愿望是边吃边瘦,边玩边进步。

【夜索】弥天大雾~Chapter 1~

正文开始啦!本人有拖延症!索哥和烦哥的互动还在后面啊!再等个一两周就会出来啦!【你怎么不去死

本来想很快就写完的请你相信

本文cp为夜雨声烦X索克萨尔X夜雨声烦,至于最后到底是谁上了谁容我想想。ooc有,烦哥教你白学空手套老婆

请配合BGM食用http://music.163.com/#/m/song?id=30482547&userid=409644443

Are you OK?Let’ go☞

    -迷雾森林边缘-

    “哎哎哎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我不是说走那条路吗!喂喂喂你当心这地上的稀泥巴飞溅起来弄脏了小爷的新衣服,你知道吗这是我好不容易从魏老大的靴子里翻出来的一点点私房半夜翻墙去磨了老板娘半个晚上才用200米拉*买的新衣服······”

    即便是终年笼罩在迷雾森林的浓雾也掩盖不了这绵长而铿锵的声波。声源来自泥泞小道上的一辆马车,他正背对马夫坐在木板车上手舞足蹈的跟车夫唠叨自己刚刚所选的的路是有多么的正确。

    “哎,小少爷,你们外地人可不知道,那条路可是给王公贵族走的康庄大道,咱们小人民就走小路啦······况且,那条路上经常,闹鬼呢······”马夫赶着马,佝偻着腰身说。“此路通向乡村,到了那里,你就可以转乘蒸汽火车去【君士坦丁堡】参加你的什么骑士选拔啦······”

    “我管他是什么鬼!遇到本少夜雨声烦的剑,”金发的少年噌的从马拉的木板车上站起,左手扶上腰间悬挂的长剑,右手抽出,“都得去见哈迪斯*啦!”冰蓝的剑将迷雾劈开,剑尖指向苍穹,嘴角上翘,目光炯炯似是几年后剑圣模样。

    即便是迷雾也掩盖不住的【太阳】。

    -迷雾森林中心地带·沼泽木屋旁-

    湿漉的地上,一个六芒星之阵如同呼吸般明灭闪烁,六芒星的中央,一个黑袍人挥舞着手杖,在空中编织出象征死亡的古老图腾,妖冶的红光随同六芒星闪烁着。与此同时,那条森林边缘的泥泞小路上也浮现了一个一模一样的阵,被阵围起的区域内,草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黄,最后化为一潭黑色黏液,冒出一丝白汽。

    几个呼吸后,图腾完成。黑袍人垂手,掀开了饰有银色骷髅的兜帽。一头银丝如瀑布般倾泻而出,他的肤色苍白,银色睫毛下那双紫水晶般的双瞳中闪烁着怜悯的神色。在迷雾中,他的身体好像【透明】的一样。随后,他抬起头,望向灰色天空。

    “明天······之前,就会有了吧。”

    “希望这是最后一次了。”

    【无心之人 将夙愿寄予梦中的太阳】

    【既已明了 飞蛾之死】

    【固执用尸体摘下红色苹果】

    【千数灵魂于心头悲呼】

    -梦中-

    夜雨声烦发现自己不知何时站在了一片黑暗之中,只有头顶有一束白光打下,将他的面孔照得雪亮。他环顾四周,只有一片漆黑。

    “哎哟这是哪儿啊,有人吗---有人吗---”他将双手拢在腮帮子上呼喊,但是就连回声也没有。“奇怪,刚刚我不是在跟车夫琼恩讲郑轩的人生准则吗,怎么到了这里呢?我不会是在做梦吧?”他回想了自己刚刚的所作所为,回忆终于他躺在颠簸的木板上。“恩,是的,我现在应该是在梦里。”

    忽然,他警觉的抬起头,常年训练的反射让他右手扶上剑柄,一丝微若蚊声的声音从远处响起,并且越来越近。他弓起身体,处于一个随时都可以发力的姿势,瞳孔微眯,他的脸部轮廓在这一刻变得锋利,散发着凛冽的气息,整个人好像一只潜伏的猎豹。那是鸟振翅的声音,黑暗中一只黑色的乌鸦飞来,从夜雨声烦的头顶掠过向远方飞去。紧绷的肌肉随即放松了下来,“什么啊,原来是一只乌鸦,不对,这里怎么会有乌鸦?” 他挠了挠头。

    一阵热流毫无征兆的从他脚底升起,他身上发出了金色的光芒,这光芒好像是附着在他的身上一样,并且越来越亮,将整个空间照亮。他想要呼喊,但他的身体却不听使唤,连动也做不了。热流变成了烫慰,像电流一样席卷了全身,竟使他感到舒适。大脑被麻痹,他感到疲倦,闭上了双眼。在这热流中迷失了知觉,已经分不清这热流究竟是自己,自己还是这热流。意识模糊之中,他感觉有一颗太阳在照耀自己。

    -迷雾森林中-

    夜雨声烦从梦中醒来,天已经灰暗了,他从马车上微弱的灯光上辨别出周围的景象,发现已经与刚刚的一片黑暗不一样。针叶木更高了迷雾也更深了,看起来他们好像快要穿越这片森林了。乌云笼罩着天空似乎从未散去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