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zeo

大概是个鱼受爱好者
愿望是边吃边瘦,边玩边进步。

【夜索】弥天大雾~Chapter 2~

终于写到两个人相遇啦!本章流血反应有,触手有,打戏有。

求求你们点一个小红心和小蓝手嘛_(:3」∠)_

据说配合BGM食用风味更佳哦https://music.163.com/song?id=730637&userid=409644443

※本文cp为夜雨声烦x索克萨尔,ooc有。

Are you OK?Let’go☞

    -迷雾森林中-

    夜深,浓雾给针叶林披上了一层蝉翼薄纱,视野所及之处都是一片混沌的模糊。天空呈现出暗紫色,浓云将星光遮掩住。

    马夫将马车停在了小路旁,因为森林实在是太过黑暗,预备着明天赶路。他们生起了一堆篝火,将冷色调的森林渲染出一丝温度,同时也照亮了周遭的一小片区域。

    马夫约翰刚刚出去寻找水,夜雨声烦坐在篝火旁吃着干粮,因为周遭的环境太过清净,他正十分不安的四处张望着。火光下,冰蓝的瞳孔中倒映出跳动的火焰,腮帮子随着咀嚼一鼓一鼓的,好似一只暗中观察的仓鼠。少年的面容因皱起的眉毛生出了一丝戾气,熠熠生辉的金发软软的贴在额前,像是上好的锦缎。他忽的想不起刚刚的梦里到底发生了什么,隐约忆起了他在梦里见到了一只乌鸦在飞,只是再努力的回忆,也想不起其它的部分。他没心没肺地打了个哈欠,眼角渗出了些许生理泪水,温暖的火焰让他有点犯困。他心想着都过了这么久了这马夫怎么还没有回来,是不是迷路了。他三口两口吃完了干粮,起身弹了弹身上沾上的露水,顺手拿起一旁马车上的火把,顺着马夫刚刚走的路去寻找他。反正也不会遇到危险的,他想。毕竟我是未来的剑圣嘛,有了冰雨,什么都不用怕。他想到这一点,嘴角不禁上扬,左手习惯性的按上腰间的剑鞘。

    黑暗中,他顺着小路上马夫留下的脚印走着,虽然极不情愿让自己心爱的新靴子沾上泥巴,为了同伴的安危,这一点牺牲是值得的。乳白的雾中,只能凭着听觉来辨别事物,夜雨声烦有些慌张,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雾,这种感觉就跟蒙着眼睛走路差不多了。

    对于一个机会主义者来说,无法洞悉全局,是一件很危险的事。他时不时的停下来向后看去,想起了在蓝雨里听过的鬼故事,鬼怪们都会从人的身后窜出来吓人一跳。不对不对,我怎么可以在这种时候想起这种荒诞的事情。他埋怨着自己的分神,提醒自己不能松懈。隐约的,一片浓雾之中还有微弱的橙色的火光在闪烁。他警觉了起来,小跑着向声源处跑去。“喂---喂---约翰---是你吗---是就吱一声啊---你怎么过了这么久都还不回来啊---诶??”

    就在小路前方,一滩黑水中紫黑的魔法阵正如呼吸般明灭闪烁,火把落在了一旁的草地上。黏稠黑水已经蔓延开来,向低处流去。夜雨声烦皱了皱眉,这黑水有一股尸体腐烂后的臭味。

    “我靠这是什么玩意啊,怎么这么臭,这个火把是怎么回事?是约翰留下来的吗?还有这个六芒星阵······图案好熟悉,是术士的黑魔法吗?似乎我曾经看见过······但是约翰他人呢?”夜雨声烦蹲了下来捏着下巴仔细端详着,他伸手触摸黑水,在手套触及黑水的那一刻,手套迅速的腐烂消失,发出滋滋的声音。

    六芒星阵似乎感应到了他的存在,黑光一闪,许多触手突然喷涌而出,张牙舞爪的向他袭来,像是想要将他拖入死亡之门。夜雨声烦闪电般收回手,向后跳去,拔出腰间的长剑。长剑出鞘,一记拔刀斩向前斩去,夜雨声烦猛的向前跃起,在空中划过冰蓝剑光,“啧,不愧是术士的招式,真是恶心---至极!”剑光 所及之处,黑色触手应声而断,在空中化为黑色的尘埃消逝。

    先到的触手被斩断,后面的触手似乎察觉到眼前的这个人类少年不好对付,它们迅速膨胀,有了一人腰粗,将夜雨神烦围住,游曵在他身边,像是想要囚禁一只金色雀,然后将它慢慢吃掉。却又畏惧着,寻找机会,贪婪的【窥伺灵魂】。

    “想要抓住我,你这畜生不畜生鬼不鬼的东西可要看清楚,我可是---”他双手握住手上长剑,立于胸前,“未来的剑圣---夜雨声烦!!”只一瞬,他便挥出无数次剑,冰蓝的剑光在他身边炸开,斩向四周的触手,撕开了触手的包围圈。夜雨声烦用力蹬地,从那一个豁口冲出,三段斩加速带起的将他的衣角烈烈吹起,他冲向了六芒星阵,源源不断涌出的触手被斩断消失。

    最后一斩在踏入六芒星阵前戛然停止,“我可不会这么轻易的踏入这恶心的魔法阵啊,吃我一记---落凤斩!”冰蓝的剑光带着凤凰的鸣声,携九州风雷之势斩来!像一颗陨石坠落,夜雨声烦从高处坠下,在浓雾中划出一道冰蓝的轨迹。巨大的冲击力使地面炸裂开来,无数触手来不及触及夜雨声烦便被剑光便被斩碎。像是玻璃碎掉的一般,魔法阵被落凤斩击碎,分崩离析,四散开来。

    “切,也就这点本事嘛,完全不够看。”夜雨声烦收剑回鞘,拍了拍衣服,“不过约翰到底去哪了啊。诶?怎么灯灭了?”火把的灯光突然消失,视野立刻黑了下来。一只不知从何处而来的触手缠住了夜雨声烦的右手,将他向后方扯去,力道之大,几乎要让夜雨声烦摔倒。

    “可恶,竟然偷袭我,看来要动真格才会让你们服气啊!”夜雨声烦稳住身形,回身左手扯住触手,右手勉强触到剑柄。他拔剑想要斩断这只触手,但是以刚刚的力度却斩不断它。

    他眼前的浓雾散开,一面几乎与松树齐平的门浮现。厚重的门上用银雕刻着狰狞的魔神,门渐渐支开,更多的触手从里面蜂蛹而出。

    “哎呀,好像大事不妙了啊。”夜雨声烦艰难的呼出一口气,嘴角因为极度的紧张而扭曲。

    就在他的头顶,一只乌鸦歪着脑袋,用黑曜石般的眼睛看着发生的一切,包括刚刚化为黑水的马夫。

    -迷雾森林中心地带·沼泽木屋中-

    黑衣的男子将手杖放在书桌旁,坐回木椅上。室内的光源只有书桌上闪烁着微光的水晶球,水晶球中放映出夜雨声烦与无数触手战斗的画面。白色微光照耀下,他惨白的皮肤更像是一个刚死的人。紫色的桃花眼像是玻璃珠,毫无生机。精灵的尖耳从银发中露出。他莞尔,嘴角勾起一个完美的弧度,像是一个妖冶的鬼。

    “已经好久······没有这么有趣了。”他轻笑。

    “如果你死在死亡之门下,那可就太辜负我的期望了啊。”他用手扶上毫无血色的嘴唇,“未来的剑圣,夜雨声烦。”

    -迷雾森林·沼泽木屋前-

    灰蒙蒙的天空已有了些许白光,黎明前的沼泽十分寒冷。沼泽中的一小块陆地被一路带状的血迹染红。夜雨声烦在昨晚与死亡之门的战斗中被触手刺穿了大腿,还有许多大大小小的伤口遍布身体。血已经将破烂的衣服染红。未结痂的伤口还滴着血。他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向前方的木屋走去,在打碎了死亡之门后,又有许多的六芒星魔法阵冒出来,一路追赶他来到了这里,他已经与触手战斗了一晚上。大脑一片混沌,神经迟钝,已经不能够思考任何事情。他的眼皮似是灌了铅一般沉重,但是他此刻他唯一的想法就是到那个木屋去,唯有这样做才能活下去。

    一步一步,他走向了囚禁的鸟笼,即便是永远被囚禁,义无反顾。

    门开,一个带着兜帽的黑袍男子站在门内,看向了他。夜雨声烦勉强抬起上眼皮,视线模糊中看见了他,他们目光相交。像是吃了一记强效定心丸,他如释重负的笑了,然后便闭上了双眼。倒了下去。

评论(1)

热度(6)